科幻电影,长路漫漫——浅谈电影《流浪地球》

  “道路千万条,安全第一条。行车不规范,亲人两行泪……”2月中旬,苏州、深圳等地的高速公路纷纷使用了这句出自电影《流浪地球》的行车标语,使人惊讶于这部电影的文化辐射力量。

  作为春节上映的电影之一,《流浪地球》上映不到十天,便力压同档期十余部影片,以黑马之姿占据了近期电影票房首位,并在接下来的假期中继续高歌猛进,杀进内地总票房排名,以绝对优势从2019年的第一批电影中脱颖而出,完成了国产硬核科幻电影的口碑、票房双收。

  《流浪地球》独占春节档鳌头,抛去市场、定位、宣传等因素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:大多数观众对“娱乐”产生了疲倦,他们拒绝为“戏法式”电影买单。

  以同样改编自刘慈欣小说的科幻喜剧《疯狂的外星人》为例,影片最终收获豆瓣评分6.4,票房位居春节档第二,但与《流浪地球》相比可谓逊色不少。

  这难道意味着喜剧不如灾难片卖座?其实不然。

  过往几年,为了营造“合家欢”的和谐气氛,贺岁喜剧中常常充斥着张口即来的幽默段子,情节阴差阳错,结局皆大欢喜,再邀请来眼下当红的明星演员“特约出演”,赚足了观众的热情。而持续几年后,多年不变的套路使观众进入疲惫期。“娱乐至死”的产物一时能引人捧腹大笑,可一旦灯光开启,电影落幕,观众便毫无留恋地离开影院。在朋友圈晒一晒票根,逢人只说“还不错”——他们何时用这样干巴巴的话语形容过那些公认的经典电影呢?不过是体验空洞,无话可说罢了。

  有人在观影后称赞《流浪地球》开创了“中国科幻元年”。早在宣传期,官方就着重渲染主要由国内公司操刀的特效,影片开头宏大的宇宙场景也的确震撼人心,但在竞争后期,它凭借的不止如此,法宝更在于其话题性以及留给观众的深度思考空间。吴京的参演、剧情的新颖带来热度与话题,吸引观众眼球,而在此之后,末日科幻中对人与家的思考、“舍生取义”式牺牲的回响、对人类共同体的发展设想等等,各大媒体充斥着意见的抒发与碰撞。

  这是第一次,如此庞大的群体将目光投向了中国科幻,由电影出发,开始思考自我与环境的关系,剖析世界的模样。

  理性地看待话题背后的故事,不难发现正是电影中不合逻辑的桥段,以及人物刻画不足等问题,使得后期《流浪地球》的口碑有所起伏,所幸背景宏大,又将主题深入人类文明的命运,瑕不掩瑜,加之同期电影同样有所缺陷,才使它夺得桂冠。

  这一进步固然可喜,但也暴露出了中国电影行业一直以来的短板:有故事,但不是每部电影都能讲好故事。因此出现一部深刻动人的电影,便立刻会被漫天吹嘘。诚然,诸如《我不是药神》等作品确实不错,但无疑是国内优质作品的短缺,才使得观众宛如嗅到肉味的狼般一拥而上,抓住机会将每部可取的电影大加赞赏,奉为神作,忽视了近现代中国电影产业已经许久没有生产出传统意义上的“经典电影”这一事实。

  长久以来,中国电影一直显露出勃勃野心,但始终无法突破限制。一方面电影行业越发沦为捞金的手段,从业人员中不乏唯利是图的投机者,使得真正的“匠人”生存空间被无情打压,流水线上生产的商业片大行其道。另一方面一些电影的选题受限,一定方面也影响着创作者们的头脑。

  技术问题、经验不足等挫折皆可在发展过程中逐一克服,而电影核心从来只在于故事的灵魂。温暖的喜剧固然有存在的意义,在生活中给人慰藉,但一味无厘头的投机取巧却是令人作呕。何时,电影创作才能抛弃空洞浅薄的内容,用真诚的情感、睿智的思想打动观众,使人正视艺术的力量?

  不能否认《流浪地球》迈出了中国科幻的一大步,可曙光仅仅是曙光,即便如今电影生产量化已经实现,所谓的“文化荒漠”也已经离我们远去,但有深度的电影依旧是创作者们前进的方向——中国科幻电影,乃至整个电影产业仍有漫长的旅途要走。